小草客户端app贴吧

  

說巧不巧,季在前段時間離開之前還在擔憂,如今倒真的成瞭現實。

“亂說什麼!”本想罵他幾句的墨田歆發現自己的聲音實在無力極瞭,索性不再罵他,咬瞭咬牙,抽取瞭封印上的神力和天玨送來的神力修復瞭骨折的雙手,勉強能夠爬起來之後,她護住瞭將要倒下來的天玨。

“不要隨意抽取封印的力量,會造成大麻煩的。”天玨不忘說她,那股力量他隱約有所感想,來不及深究瞭,上一次爆發奪取瞭小歆兒的眼睛,再來一次,他不敢想象。

“什麼時候瞭,還顧忌我。”這個人真傻,偏偏她心中除瞭鬱結的不知名的情緒外,竟然無話可說。

“小歆兒……若我死瞭,你定要保護自己。”他死瞭,翊冥族再怎樣,也不會來找她的麻煩瞭,頂多是翊冥彤兒找茬,他相信小歆兒能應付。

“……”墨田歆靜靜的看著他,心裡那股不知名的情緒越來越沉重,壓得她快喘不過氣瞭。

“小歆兒……唔……”還想繼續交代遺書的天玨驟然睜大瞭眼,那美麗的臉蛋離自己越來越近,最後他的唇上一軟,少女的芳香抵擋瞭他要開口的話。

這還是小歆兒失去情義後第一次主動吻他……在天玨昏迷的前一刻,他的腦中最後所想。

拼瞭九牛二虎之力,把他安置在床上,墨田歆從空間拿出瞭大大小小的丹藥瓶子,隻要覺得有用的,就給他灌下去。

探查到他體內躁動的力量,記起自己那日曾經用黑暗的力量壓制過,如今再試是否有效。

引導著自己能夠操控的暗系力量進入他體內,感受到她的力量,那些果然安分瞭些,不待她再繼續,那些力量又洶湧瞭起來,被法器引導的它們並不是她現在那點力量能夠控制得住。

眼見天玨的臉色更加難看瞭,墨田歆手下出瞭一絲慌亂,強迫自己鎮定,翻找藥瓶卻不斷打翻在地。

“噗……”勢如破竹的力量沖破瞭她的禁制,宛如蝗蟲一般席卷天玨的身體,強大如他,此刻如同風中殘燭,臉色蒼白得透明,脆弱得似乎一碰便會破碎。

“人類,你再不想辦法,他就真的要死瞭。”小白澤蹲在天玨面前,見一個脆弱一個慌亂,不禁提醒她一句,它是神獸,對天地靈氣的感應要強過人類,天玨的情況它知曉,每個人的毛孔每刻都會自動吸收外界的靈氣,而天玨不但沒有吸收,而且那些靈氣不斷朝外湧出,那是將死之人才會出現的情況。

“我能如何!”墨田歆咬碎瞭呀,若她能夠獲得更多的暗系力量,是否就能救他,好不容易封印的,再開啟,再失去心智,後果如何,不敢預料。

“你真的想救他?”指尖微涼,從戒指中溢出的黑影飄忽不定。

“你醒瞭?你快看看如何救他,條件你提。”墨田歆一喜,影子是她所造,她卻不知道他的真實實力,他修復好瞭也不會告知她,哪怕她要被人打死,他都不會出手,現在出現,不管何原因,他的話就代表他有方法。

絕世煙華:傾城嫡小姐

Posted in 未分类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