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 熙熙

“什麼?”

良久之後,才有人緩過神,然後喧嘩起來,紛紛低頭小聲的討論著。絕大多數人都難以置信。

陽神宗師可掌控一方領域,威能不可想象,縱使在華國歷史上,最快成就陽神的也是八十歲開外。可剛才居然有人說,姬少空已經踏入陽神?

一個二十多歲的陽神宗師?這簡直是顛覆瞭所有人的世界觀、認知觀、價值觀!

“不可能,我不信!”年老部長大聲怒喝道,質疑消息的準確性,甚至認為,這是通過另外方式替姬少空開脫,妄圖躲避責任。

但當有人小聲的說瞭句,縱使是質疑聲最大的老部長,也呆在當場。

“剛才‘龍脈’的反應,大傢都能夠勉強感應,除瞭這種解釋,還有其他解釋麼?龍脈,是不會騙我們的。”

對啊,龍脈是不會騙人的,況且,剛才的古怪之處,大傢都看在眼中,至於是否為姬少空脫罪,完全可以直接當面認證!

當所有人都想明白時,氣氛頓時變得微妙起來。

一位新的陽神宗師!

自太祖建國,以龍脈絕天鎖地,禁絕五行萬法,尋常人根本無法在華國疆土中凝聚陰神,更別說踏入陽神瞭。

“老部長,現在還需要管制姬..姬教官麼?對一尊陽神宗師提這種要求,不好吧…”有人似乎想起什麼,遲疑道。

這話一出,大傢的目光頓時集中在老部長身上。

“確實…我剛才這麼一想,的確有失分寸,這件事還需從長計議,從長計議…”老部長臉色陰晴不定,良久之後,才勉強擠出比哭還難看的笑容。

“哈哈哈哈!!我華國誕生一位新的陽神,太祖庇護何其深厚啊….”總負責人暢快一笑。

熒惑幾人雖然同樣被這個消息鎮的七葷八素,但還是舒瞭口氣。

……

雲州郊外。

撕拉!!

淡青色刀芒劈開大巫神後,並沒有停住,而是順勢往前斬去,將大地劈開一道深深的溝壑。

等到刀芒消失,巍峨虛影徹底炸開,屬於大巫神的領域才轟然破碎,無數細微的天地之力化為勁風,狠狠的朝四面八方瘋狂疾射,最終緩緩消失在視線內。

姬少空虛空而立,一步步踩下,如同腳下有一座透明的階梯般。

他掃瞭一眼四周,隻見入目處皆是一片狼藉,仿佛經歷瞭一份過境臺風般。

‘一具分識而已,竟然也可以動用陽神領域,是通過某種秘法,將陽神的一點本質,註入在分識上麼?’

姬少空默默的想著。

對於陽神宗師而言,領域的本質在於陽神,隻有依托陽神,才能夠借用天地宇宙的磅礴大力,凝聚成領域,而尋常分識,顯然沒有這個功能。

大巫神隻可能將自己的一點陽神本質,寄托在分識中,才會有如此表現。

不過此舉固然能夠發揮出陽神之威,可一旦分識被毀,對於本尊的影響,也會變得空前浩大。

“姬哥哥!”

不遠處,穆雪妗雙眼通紅的飛撲過來。

姬少空一把將她摟住。

“沒事吧?身體有什麼不適麼?”姬少空關心的問道。

“我沒事,隻是我差點以為,今後都見不到姬哥哥瞭…”穆雪妗眼淚忍不住的往下掉。

姬少空雙眼微瞇,心中對於巫神教的殺意愈發高漲。這次如果不是他及時踏入陽神宗師,恐怕也隻能眼睜睜看著穆雪妗被大巫神帶走。

光憑這點,大巫神在姬少空心中,已經是個死人瞭。

不單單是分識被滅,而是徹徹底底連帶著本尊一起隕滅。

“姬教官。”阮微也一瘸一拐的走瞭過來。

“這次辛苦你瞭。”姬少空點頭。

“應該的!”阮微毫不在意道。

“待會在說。”姬少空忽然說瞭句,陽神一動,領域驟然散開,將四周的一切掃瞭一遍。

首先便是大巫神分識磨滅之處,空空蕩蕩的,除瞭姬少空那一刀造成的痕跡外,什麼都沒有。

‘應該徹底隕滅瞭。’

姬少空心裡默默的想著。

雖然他不相信區區一分識,能夠從他那一刀下逃走,但事後在檢查一遍,也沒什麼壞處。

姬少空連續掃瞭幾遍,發現確實沒什麼遺留後,才微微抬頭,望向帝都的方向。

陰神宗師時,他可能沒什麼感覺,但如今踏入陽神,卻是隱隱察覺到,在華國帝都位置,似是有一個龐大的存在沉睡。

這個存在即便是沉睡,也能夠通過華國地脈,感應到華國內發生的一切,甚至在大巫神出現時,這個存在甚至有蘇醒的趨勢。

‘這就是太祖橫掃八方的底氣,‘天意龍脈’麼?’

姬少空饒有興趣的打量瞭幾眼,很快就意興索然。

…..

東南亞越南國。

北境山脈中,一座漆黑色的宮殿傲然而立。

這座宮殿建立在山巔之上,高大巍峨,不知耗費瞭多少人力物力。

這處宮殿開始與近百年前,直到五十年前才徹底完工,自此之後,便雄踞北境,此後,越南國王室正式宣佈,此地為巫神國教所有。

在漆黑宮殿最深處,正坐著一道身影。

這道身影極為怪異,一頭烏發,皮膚白皙光滑,與年輕人沒什麼兩樣,但身上卻充滿著極為滄桑的氣質,仿佛經過瞭數百年時光洗禮。

身影盤膝坐在那,上下左右、四面八方皆被浩大的場域所籠罩,浩浩蕩蕩,永無止境。

忽然,靜坐不動的身影眉頭皺瞭起來,又猛地吐瞭口血,仿佛受到瞭重傷,下一秒,人影睜開瞭雙眼,眸中漆黑一片,如同深淵。

“滅我分識,不怕本神清算麼?”

人影聲音空蕩,卻帶動四周浩蕩場域,將這座宮殿都震瞭震。

而此時宮殿中所有人,仿佛受到瞭滅頂之災,無論身在何處,噗通一聲,齊齊跪下。

“我分識是在華國失去聯絡,給我去查,我要知道所有的一切。”

“還有,聯系赤月、斷空,他們應該知道怎麼回事。”

人影的聲音仿佛來自萬載冰淵,寒冷刺骨。

“是,大巫神!”眾人身體顫抖,紛紛低聲道。

極品透視神醫

Posted in 未分类Tagged